暮归纪:尼克-杨的告别礼 酩酊一醉梦入佳期



熙攘的人海在骄阳炙烤中剧烈滚沸,燥热的暑气在晴明穹苍下缓慢蒸腾。
 
奥克兰的街区正弥漫着狂热的气息,逾百万球迷如蜂拥蚁聚般在街头攒动,金州勇士夺冠游行的巴士陆续从转角舒徐驶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顿时响彻整座城市。
 
赤膊亮相的尼克-杨叼着雪茄,洒着香槟,在巴士上肆意狂欢。只见他反戴帽子,肩披外套,面朝球迷手舞足蹈地大幅摇晃,胸前敞露的纹身也搭配着他的浮夸装扮显得愈发嚣张。
 
尼克-杨的出现令围观的球迷顷刻间为之疯狂,他们都在声嘶力竭地高呼着尼克-杨的响亮绰号——
 
Swaggy P!Swaggy P!
 
尼克-杨沉浸在球迷们热情似火的呐喊声中,索性丢掉外套抱起酒瓶跃身下车,冲到围栏前与球迷击掌庆贺,肆无忌惮地摇动酒瓶喷洒香槟,尽情享受自己人生首次夺冠盛典。
 
他不曾获得高中联赛冠军,也未能问鼎大学分区冠军,甚至连休赛期数度参加德鲁联赛也始终无缘冠军。但现在,生涯临近尾声的他迈步登临世界篮球的至高山巅,赏尽烽火毋负芳年,捧得桂冠终遂所愿。
 
值此之际,尼克-杨耳畔回荡着奥克兰人声鼎沸的飞音鸣响,眼底回溯起数天前恣意欢庆的夺冠盛象。
 
手握赛点的勇士造访克利夫兰摧枯拉朽大胜骑士,最后时刻,尼克-杨在弧顶持球迎着切迪-奥斯曼后仰跳投,皮球旋空的轨迹偏得离谱,一记篮外空心成为尼克-杨献予总决赛的最后镜头,一如他一以贯之的荒腔走板。
 
尼克-杨对此毫不介意,当然也没有人会介意,此时距离终场哨声吹响仅余十数秒,等待着勇士的是又一座奥布莱恩杯以及更衣室那三百瓶名贵香槟。
 
微喘着气的尼克-杨随后停住脚步,浑身止不住地伏动颤抖,炽烈翻腾的情绪伴随着心跳声轰然撞击着他的胸腔。勇士即将夺得队史近四年的第三冠,而加盟勇士仅一年的尼克-杨并无任何夺冠经验,他在那一刻到来前显得颇为慌乱无措。但那也无妨,狂欢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他向来如此,手捧一簇火苗仍似吟赏烟霞,身临万尺悬崖犹念绝壁撷花。
 
何况是现在。
 
倒数计时,卸甲枕戈;哨声即响,弹剑酣歌。
 
尼克-杨眼前的世界在片刻沉寂后又遽然跳动,他的敏锐感官此刻仿佛只能捕捉到漫空飘舞的彩带和环绕耳际的呐喊,但这无碍他解放天性恣意狂欢。
 
他犹如飞蹿的烈焰满场扑腾,燎烧着敞亮如昼的灯光,燎烧着滚烫似火的空气,燎烧着从奥克兰抛洒到克利夫兰的金色的雨。
 
他一如既往地随性而为,忘乎所以。
 
以至于他在事后回想起来时都捧腹笑道:“我甚至都没有跟总冠军奖杯合影,我当时真的是欣喜若狂,喷完香槟后我也就离开啦,我那时候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浑身酒气的尼克-杨与队友纵情玩闹后酩酊睡去,满载冠军成员的勇士专机也划破克城夜穹驶回奥克兰。
 
与尽兴而归的尼克-杨不同,心潮澎湃的球队老将大卫-韦斯特仍然难以入眠。
 
韦斯特已有退役打算,能够披戴冠军荣辉结束生涯对他来说自然是圆满结局,只是临别时他也难免不舍。感慨颇多的韦斯特环顾着机舱,随后掏出手机自拍留念,而从他身后入镜的尼克-杨此时正坠入梦境潇然遨游。
 
任谁也休想惊扰尼克-杨的美梦。
 
戎马倥偬,须臾憩息。时值此际,梦入佳期。
 
 
头戴桂冠遍体生辉,脱褪战袍恍惚梦回。
 
在众将随队返回奥克兰参加夺冠游行前,跟队记者安东尼-斯莱特就已透露勇士无意续约尼克-杨。而尼克-杨也无甚所谓,他对此坦言:“我当然愿意续约留队啦,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我现在还不打算考虑续约事宜,我只想好好地享受当下。”
 
伴随着夺冠庆典垂落帷幕,尼克-杨的休赛期正式开启。
 
尼克-杨先前从未经历过如此漫长的赛季,他在激情褪却后顿感疲倦,尽管他何其乐意承受这份甜蜜的代价,但浑身作祟的酸痛感仍在提醒着他,他已非早年生龙活虎的意气少年。在随队欢庆过后,他乘机飞回家乡洛杉矶准备休养,而这座笙歌鼎沸的城市也敞开怀抱迎接他的归来。
 
他在洛杉矶的人气向来都高,可现在洛杉矶献予他的是属于冠军的敬意。
 
受宠若惊的尼克-杨随后咧嘴享受起这一切,他紧锣密鼓地筹办着他所谓的“Swaggy P 夺冠游行”——他行驶着自己的座驾雪佛兰黑斑羚穿越圣费尔南多谷与家乡老友同庆,然后又奔赴好莱坞继续狂欢,呼朋唤友觥筹交错,在洛杉矶的灯红酒绿下任意蹉跎。
 
放空与放纵,是尼克-杨出于本能又力求极致的享受方式。
 
而在放空与放纵过后,随心所欲释放热情的尼克-杨也逐渐回归现实,他开始进行瑜伽锻炼保持身型,抽出时间再度参加德鲁联赛,并以总冠军球员的身份举办训练营。
 
期间,德雷蒙德-格林曾邀请尼克-杨同赴希腊游玩,但是尼克-杨出其预料地拒绝了前队友的好意,他决定留在洛杉矶陪伴家人,并耐心等待其他球队向他抛出橄榄枝。就如跟队记者斯莱特此前所说,勇士无意续约尼克-杨,他现如今也只能另寻下家。
 
场外麻烦缠身令尼克-杨在湖人时期一度跌入生涯低谷,所幸湖人新帅卢克-沃顿愿意为他提供机会,并在他合同到期后引荐其加盟勇士,而他也得以跟随卫冕冠军问鼎联盟,砥砺十一年后初尝夺冠滋味。
 
尽管尼克-杨在此之前仅有两年的季后赛经验,但毕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已捧起奥布莱恩杯的他又岂愿委身弱旅躬身伏枥,哪怕已挥别奥克兰,他也盼能重新为争冠之师效命。
 
刚在西部决赛与勇士鏖战七场的火箭是尼克-杨的意向下家。火箭在休赛期开启后曾与他进行沟通,而他也有意跟火箭老帅迈克-德安东尼再续前缘,他在媒体镜头前毫不掩饰自己对德安东尼的崇高敬意:“德安东尼是我生涯迄今效力过的最为伟大的教练之一。”
 
但尼克-杨最后还是未能如愿加盟这支能与卫冕冠军互掰手腕的劲旅,伴随着卡梅隆-安东尼空降休斯顿,竞争失败的尼克-杨一晌美梦轰然破碎。
 
眼看尼克-杨迟迟未能敲定下家,他的老友吉尔伯特-阿里纳斯还拿他寻开心:“你现在已经从冠军杨变成失业杨啦,你在下赛季揭幕战领取总冠军戒指时,是不是还得自己买票才能进入甲骨文球馆呀?”
 
尼克-杨则是反击道:“你还说我呢,你的投篮本事早就荒废了,要是不服咱俩就来比一场!”
 
随后,阿里纳斯竟然身背十万美元现钞前往球馆应战,但尼克-杨自始至终都没有现身。等得无聊的阿里纳斯只能自行录制投篮视频,值得一提的是,阿里纳斯当日三分球100投95中。
 
而未如期赴约的尼克-杨又是去哪儿了呢?
 
 
此时,尼克-杨已匆忙赶赴明尼苏达参加森林狼的试训。
 
尼克-杨环顾四周,阿隆-阿弗拉罗与科里-布鲁尔等熟悉的面孔也都映入眼帘。一众无人问津的老将在收到森林狼的试训邀请后齐聚于此,为延续生涯而奋力一搏。
 
尼克-杨已无暇管顾阿里纳斯的揶揄,各支球队备战新赛季的训练营即将拉开帷幕,而数个月前刚随队夺冠的尼克-杨却仍旧归处未定,窘迫的处境令他在试训时尤为尴尬。尽管他一门心思都是加盟争冠队伍,但事已至此能获得球队青睐已属万幸,更何况眼前的森林狼也是一股在上赛季重返季后赛的新生力量。
 
他收敛起轻佻的嬉笑,郑重其事地叩响了森林狼半敞的大门。
 
空余回响,未闻应声。
 
彼时自由球员市场所余老将也不多,但对任何球队而言,尼克-杨都并非引援首选。他能提供比赛火力,也能制造场外麻烦,他能带来欢声笑语,也能引发矛盾争端。
 
抛除冠军光环,尼克-杨在近半年频惹是非——季后赛期间由于穿着问题遭到联盟警告,夺冠后发表违禁言论引发舆论争议,就连参加试训前还由于违反交通规则并妨碍司法公正被洛杉矶警方短暂逮捕。
 
尼克-杨肆无忌惮地挑战着规则界限,他向来都是如此,玩世不恭,无所附庸。
 
从明尼苏达返程回家时,尼克-杨就已知道森林狼无意留下他,但他对此也满不在乎,他言简意赅地说道:“我只想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
 
返回洛杉矶的尼克-杨仍在耐心等待着愈发渺茫的签约机会,可直到新赛季烽烟再起,都没有球队向他提供一份合同。
 
随后,勇士邀请尼克-杨在常规赛揭幕战回到甲骨文球馆参加总冠军戒指颁发仪式,尼克-杨欣然应允,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按照惯例,他如能顺利找到下家,那他将在随队造访勇士主场时领取总冠军戒指,他不相信自己会沦落到无处可去的境地。
 
尼克-杨决定拒绝前东家的盛情邀请,遵循自己一如既往的坚持与笃定。
 
时隔不久,丹佛高原传来佳讯。
 
赛季初期饱受伤病困扰的掘金已是捉襟见肘,这支西部新贵心急火燎地用1年165万美元的伤病特例签约尼克-杨,尽管他们所提供的是一份无保障合同,但阔别赛场已达半年的尼克-杨仍不假思索地奔赴丹佛。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了解这支球队的战术体系,他讪然笑道:“我只需要站在底角就行啦。”
 
尼克-杨只在底角站了四场比赛。
 
伴随着保罗-米尔萨普、加里-哈里斯与威尔-巴顿等核心球员先后伤愈回归,掘金已无需尼克-杨火线救急。
 
在一八年的最后一天,掘金正式宣布裁掉尼克-杨。
 
拾之若珠玉,弃之如敝履。
 
 
“人们总问我,我为何永远都是笑容满面,我的回答是,为什么不呢?”
 
丹佛高原的凛冽寒风并未冻结尼克-杨的滚烫热血,孤身重返洛杉矶的他仍旧发散着赫赫炎炎的炽烈气息。
 
既然满腔热情无从泼洒赛场,那便放空远梦情赋家庭。
 
脱褪战袍的尼克-杨转赴社交媒体频繁分享细碎琐事——他对家人的温暖陪伴,他对比赛的即时观感,以及他对未来的殷切期盼。
 
他放空而不放纵地享受着安宁闲适的日常生活。
 
历经大起大落后,他似乎已抛却烦扰的喧嚣,得享沉静的美好。
 
处于半退役状态的尼克-杨仍然会前往球馆进行训练,但如今的他已放下回归赛场的执念,他在参加播客访谈节目时耸肩笑道:“我现在的训练并没有抱着任何目的性,我纯粹就是为了打发时间。”
 
真是如此?
 
彼时尼克-杨的好友阿里纳斯加盟BIG3联赛,BIG3联赛创始人艾斯-库珀随即趁热打铁向尼克-杨抛出橄榄枝,但是尼克-杨未予回应。此后洛杉矶当地媒体呼吁湖人重新签回尼克-杨,而他却直言:“我已经老了,忘掉我吧。”
 
甚至于他还打算以自由球员的身份重返甲骨文球馆领取总冠军戒指,此举也意味着他已无意在本赛季寻求签约机会。
 
或许真是如此。
 
赛季临近收官,勇士坐镇主场再战骑士。兜转一年,物是人非,勇士的卫冕征途声势浩荡,骑士的破败命数无可反转,而故地重游的尼克-杨也封鞘卸甲身着便装。
 
赛前,响遏行云般的热烈呼声簇拥尼克-杨走到赛场中央。他仰首环顾着甲骨文球馆,脸庞绽放的笑意渐染着全场观众的热情,胸腔搏动的心脏晃荡着昔日夺冠的梦影。
 
恍惚一瞬,尼克-杨的眼前浮现起奥克兰万人空巷的盛象与自己无所顾忌的狂欢。
 
为尼克-杨颁发总冠军戒指的德雷蒙德-格林在他耳边欢声呼喝,而他也转过身与格林嬉耍玩闹,并煞有介事地大摆架势挥手致意,用专属他的方式享受着专属他的盛礼。
 
尼克-杨在甲骨文球馆数万球迷迎来送往的欢呼声中昂然屹立,他的灿烂笑容犹如和煦晨旭驱散阴戾,他的莹澈眼底盛满一泓清流洗涤脏鄙。
 
放浪形骸的尼克-杨看似只顾得意尽欢嬉戏人间,但在跌身红尘肆意扑腾后,他又干净得唯见热爱与挚诚。
 
一如既往的随性而为,也一如既往的保持纯粹。
上一篇:Yaya Toure的眼睛与Vasco da Gama一起重返足球
下一篇:Kipchoge为伦敦马拉松挑战赛做好准备,激励一代人

感谢阅读我们的文章

感谢!您的阅读会是我们的动力。

感谢!您的阅读会是我们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