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是国家安全的关键



10月,我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着重了现代化国家管理系统和管理才能的重要性。实际上,区域和全球应战也使得有必要加强国家管理系统和管理才能。


敏捷改变的全球局势对国家安全提出了新的应战。随着一些首要国家巴望取得更多权力,世界组织,跨国公司,民间社会,宗教团体和权力经纪人等非国家行为者在全球事务中变得越来越活跃。

在安全方面,首要的应战是非传统问题,并且经常是跨境问题,例如来自受灾地区的难民的涌入以及社交媒体网络的敏捷开展。

许多欧洲联盟成员国今日面对的难民危机可归因于困扰中东的长时间政治,宗教和人道主义危机。紊乱的社会政治局势和中东及以外地区难民问题的处理不当也给我国带来了新的应战,包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恐怖分子和别离主义分子的要挟。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说,加泰罗尼亚别离主义分子在西班牙的抗议活动,如“香港示威者的浪潮”是这种危机在继续蔓延的另一个比如。具有挖苦意味的是,差异在于西方对香港和加泰罗尼亚抗议活动采取的不同立场。一些西方政客和媒体支撑了香港的暴动分子,声称他们为“自由与民主”而战。相比之下,巴塞罗那和加泰罗尼亚其他地区的抗议活动既没有像香港那样广泛地遭到媒体报道,也没有吸引西方政客的支撑。

鉴于某些西方政客和媒体实行的双重标准,我国别无选择,只能经过改进其国家管理系统和管理才能来加强其安全机制。

此外,中美之间不断发生的争端也要求北京愈加全面地检查其国家安全情况。华盛顿一直在经过《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高级官员的谈论反复声称,我国不仅对美国的领导权构成要挟,并且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与昌盛也构成要挟。

因而,战略竞赛和与我国的对立已成为美国“政治正确性”的一种新形式。因而,我国别无选择,只能以美国的指控作为警告来加强其安全机制,由于该机制在国家和外部层面都面对着“多层次应战”。

我国倡导的安全概念包含交融,合作和可持续性,没有暗斗思维和零和博弈的存在。可是,鉴于全球形势瞬息万变,我国需要优先处理国家安全面对的多重应战。

首先,国家安全离不开经济开展。例如,中东的冲突和战争及其对跨国界的影响表明,赤贫和缺少开展是区域不稳定和危机的首要原因。

第二,预防和改进管理(包含加强国家安全机制)非常重要。对此,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着重,要使人民愈加了解国家安全。

第三,必须一起使用国内和世界法律来处理国家安全问题。香港的暴乱分子滥用了言论自由和平和集会的权力。在这方面,《世界人权宣言》明确规定,“正在处理的权力”应受“为维护国家安全,公共秩序或别人的权力和自由所必需”的法律和约束。

这意味着那些违背《世界人权宣言》规定的人应追究责任,只有加强国家管理系统和管理才能才能做到这一点。
上一篇:中国开设首个古籍修复博物馆
下一篇:中国经济增长不会失去动力:高级经济规划师

感谢阅读我们的文章

感谢!您的阅读会是我们的动力。

感谢!您的阅读会是我们的动力。